解讀:“一帶一路”將對中國汽車產業產生什么影響?

2019年04月29日來源:車人網作者:劉丹丹我要評論

20194月25日27日,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成功舉行。作為舉辦方,“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中國起到了巨大的利好作用,不僅我們構建了全球互聯互通的伙伴關系,還為地方以及工商界對接了新平臺,拓展了合作機遇。

但作為一家汽車媒體,我們最想了解的還是“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壇具體到汽車產業上,都給中國都帶來了什么影響。為此,車人網對相關領域專家進行了電話采訪。

 “一帶一路”戰略下商用車的市場機會

對于“一帶一路”,中國國際工程咨詢有限公司專家學術委員會專家、工業和信息化部產業政策司原副巡視員李萬里認為,這是一個國家層面上的大戰略,是我們走出去的非常重要的路徑。他表示:“‘一帶一路’戰略從某種意義上講,其實就是在形成更大的市場。目前國內各工業都在飛速發展,當我們越來越強后實際上就需要對外擴張,這是中國發展到今天的一條必經之路。在這一戰略指導下,中國的對外發展其實可分為兩個階段。其中,第一階段就是對外輸出基礎建設階段,如幫助其他國家進行網絡通信、道路交通的建設。對國內汽車工業來說,商用車在這一階段將會得到很多露出機會。”

f91bf754cc544106a4301532d3980e8d.jpeg

據了解,“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多為發展中國家或新興國家,其中據2013年數據表明,64個國家人均GDP在3700美元左右,大部分國家比較落后,基礎建設需要提速。而中國作為世界上有名的商用車制造與生產大國,沿線國家的需求將會給國內工程建設車輛的出口帶來機會,長期來看助推商用車企海外戰略加速升級。

數據顯示,在“一帶一路”的大背景下,國內多家商用車的海外市場都得到了良好的發展機遇。其中,福田汽車在“一帶一路”沿線34個國家和地區,已經累計開發完成超過70個重要大客戶項目,服務了塞內加爾TT鐵路、肯尼亞蒙內鐵路、巴基斯坦KKH公路、緬甸最大公共交通系統、阿斯塔納世博會、東南亞國家聯盟峰會等“一帶一路”國際重點工程項目,累計“一帶一路”商用車交車超過5000臺。

對于徐工機械來說,“一帶一路”更是已經完整的融入到了日常發展當中,成為其市場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數據顯示,截止至2018年底,徐工產品已覆蓋全球183個國家和地區,連續29年保持中國工程機械行業第一位,位居全球工程機械行業第六位。其中,徐工已覆蓋“一帶一路”63個國家和地區,沿線出口已占徐工出口總金額的70%。

合作深化 國外投資建廠成日常

基礎建設輸出只是中國“一帶一路”戰略中的第一階段,在李萬里看來:“‘一帶一路’是一個很大的布局,當我們第一階段對外進行基礎建設,把前期基礎打好之后,中國就可以進入第二階段——技術產品輸出階段了,如汽車等產品將會緊隨其后對外出口,進一步擴大市場份額。”

t01ac6ec8ccc969496f.jpg

對于這種階段性的改變,乘聯會秘書長崔東樹向車人網記者表示:“對于中國的汽車工業來說,‘一帶一路’戰略所帶來的好處是在沿線各國間聯系緊密市場擴展后,我們能有更多的機會沿著這些線路他們建立良好關系,從而大大增加國內企業走出去,在外投資建廠機會,將對中外進一步深化合作起巨大的利好作用。

而事實也正是如此,記者梳理近兩年國內車企表現發現,這一切都正在朝著專家所言的方向發展。據了解,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落地,中國與沿線國家的合作日益活躍,僅2017年中國就有七家整車企業在海外投建新廠。數據顯示,2017年,吉利汽車投資在英國以及白俄羅斯共投資3.2億英鎊用來生產TX5增程電動車以及激勵SC7、吉利LC等產品;比亞迪則分別在法國、厄瓜多爾、匈牙利投資1000萬歐元、6000萬美元以及2000萬歐元用以生產大巴、純電動公交等產品;在墨西哥,江淮汽車更是投入了14.52億元建立了年產能4萬輛的工廠;沃爾沃、上汽集團、上汽通用五菱等三家乘用車在美國印度以及印尼等地分別投入大筆資金建立了相應的產品線。

t01b7381b7f30f49506.jpg

同年,吉利汽車還收購寶騰汽車(49.9%股份)并控股旗下跑車品牌路特斯(51%股份)。對于這起海外并購案,外界有媒體評價稱:“吉利并購馬來西亞寶騰路特斯是中國汽車走出去的成功案例,是中國國際化進程探索中一個良好模板,為中國‘一帶一路’提供了一個優秀的樣本。”

其中,在今年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福田汽車與印度正大集團當場談下戰略合作。據了解,雙方將以卡客車為核心,致力于以領先科技品質的產品打造泰國前三的商用車品牌,共同開拓福田商用車在泰國乃至東盟市場,助力高端物流市場的發展以及泰國商用車產品的升級。

不僅如此,福田汽車北京總部在4月28號還迎來了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據了解,伊姆蘭?汗此次到訪是認為福田汽車作為國內一流的商用車企業,將能為巴基斯坦提供干線物流一體化解決方案以及港口內用車解決方案來緩解瓜達爾港在港口內運輸和出口物流方面存在巨大的運力需求。此外,針對巴基斯坦5000套保障住房建設需求,伊姆蘭?汗也希望福田汽車提供高端的工程建設用車,幫助項目落地。

在世界范圍內塑造中國品牌

不難看出,在“一帶一路”戰略下,中國的汽車工業已經逐漸在世界上打開了局面,不僅真正實現“走出去”,而且還走的越來越遠。

顯然,一帶一路”倡議是我國汽車行業發展的一大契機。李萬里表示:“這是國家的大戰略,我個人覺得這是中國走出去的一個非常好的路徑,對我國現在的整體格局調整包括對外格局的調整都是很有幫助的。”

對于此前的中國車市來說,雖然已經跟多個國家和的地區的車企進行合作建立合資公司等,但更多的還是給人一種被動或者弱勢的感覺。但現在這種情況已經幾近消失,國內車企走出國門更多的是學習國外企業的技術管理體系,實現產品對外輸送等,中國品牌的力量正在發揮。

對于這種現象,崔東樹表示:“以東南亞車市為例,此前一直以日韓產品為主,‘一帶一路’建設將會是一個很有效的把中國產品通過投資帶到東南亞市場的機會。在此之外,通過建立良好的‘一帶一路’國家關系,就有可能使我們的企業進一步投資建廠,實現走出去這一政策。當國內產品進一步對外輸出后進入國際市場后,中國品牌的認可度以及輻射度將會進一步在增強,甚至替代日韓產品及歐美產品的機會也將會逐步出現。”

“一帶一路”碩果累累

自2013年9月和10月,中國國家主席習主席提出建設“新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戰略構想至今已經過去了6年的時間。在這六年里,“一帶一路”不僅將中國的產品帶了出去,更是為中國產品建起了一座與世界比拼的舞臺,中國制造的國際化地位正在上升。這六年,“一帶一路”已經結下了累累碩果。

據數據顯示,截止至2018年底,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269項成果已完成或轉為常態化工作,10項正在推進,落實率已達96.4%。在設施聯通方面,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了多領域的基建互聯互通合作。

截至2018年底,中歐班列已經聯通亞歐大陸16個國家的108個城市,累計開行1.3萬列;在貿易暢通方面,近兩年間,中國與沿線國家簽署100多項合作文件,實現了50多種農產品食品檢疫準入;在資金融通方面,絲路基金完成增資1000億元人民幣,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成員已達到93個,已經批準了15個國家的39個貸款或投資項目,總額達到79.4億美元。2013年至2018年,中國企業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直接投資超過900億美元,年均增長5.2%。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業務范圍已經覆蓋近40個沿線國家和地區。

在民心相通方面,中國已向南南合作援助基金增資10億美元,絲綢之路沿線民間組織合作網絡成員擴容至310家。2018年11月,中國科學院牽頭成立了首個綜合性國際科技組織——“一帶一路”國際科學組織聯盟(ANSO)。

責編:牛大為
贊(0)

分享給你的朋友

相關內容
800萬輛只是開始,東風日產更看重未來
解讀:“一帶一路”將對中國汽車產業產生什么影響?
再畫新能源藍圖 奧德賽銳·混動引領MPV市場進入新時代
解讀財報:一季度營收增加50.27%背后 福田都做了什么
對話范現軍——吉利商用車怎么干?
李書福圓夢甲醇汽車

車友評論

解讀:“一帶一路”將對中國汽車產業產生什么影響?

2019年04月29日 出處:車人網  責編:劉丹丹

20194月25日27日,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成功舉行。作為舉辦方,“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中國起到了巨大的利好作用,不僅我們構建了全球互聯互通的伙伴關系,還為地方以及工商界對接了新平臺,拓展了合作機遇。

但作為一家汽車媒體,我們最想了解的還是“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壇具體到汽車產業上,都給中國都帶來了什么影響。為此,車人網對相關領域專家進行了電話采訪。

 “一帶一路”戰略下商用車的市場機會

對于“一帶一路”,中國國際工程咨詢有限公司專家學術委員會專家、工業和信息化部產業政策司原副巡視員李萬里認為,這是一個國家層面上的大戰略,是我們走出去的非常重要的路徑。他表示:“‘一帶一路’戰略從某種意義上講,其實就是在形成更大的市場。目前國內各工業都在飛速發展,當我們越來越強后實際上就需要對外擴張,這是中國發展到今天的一條必經之路。在這一戰略指導下,中國的對外發展其實可分為兩個階段。其中,第一階段就是對外輸出基礎建設階段,如幫助其他國家進行網絡通信、道路交通的建設。對國內汽車工業來說,商用車在這一階段將會得到很多露出機會。”

f91bf754cc544106a4301532d3980e8d.jpeg

據了解,“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多為發展中國家或新興國家,其中據2013年數據表明,64個國家人均GDP在3700美元左右,大部分國家比較落后,基礎建設需要提速。而中國作為世界上有名的商用車制造與生產大國,沿線國家的需求將會給國內工程建設車輛的出口帶來機會,長期來看助推商用車企海外戰略加速升級。

數據顯示,在“一帶一路”的大背景下,國內多家商用車的海外市場都得到了良好的發展機遇。其中,福田汽車在“一帶一路”沿線34個國家和地區,已經累計開發完成超過70個重要大客戶項目,服務了塞內加爾TT鐵路、肯尼亞蒙內鐵路、巴基斯坦KKH公路、緬甸最大公共交通系統、阿斯塔納世博會、東南亞國家聯盟峰會等“一帶一路”國際重點工程項目,累計“一帶一路”商用車交車超過5000臺。

對于徐工機械來說,“一帶一路”更是已經完整的融入到了日常發展當中,成為其市場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數據顯示,截止至2018年底,徐工產品已覆蓋全球183個國家和地區,連續29年保持中國工程機械行業第一位,位居全球工程機械行業第六位。其中,徐工已覆蓋“一帶一路”63個國家和地區,沿線出口已占徐工出口總金額的70%。

合作深化 國外投資建廠成日常

基礎建設輸出只是中國“一帶一路”戰略中的第一階段,在李萬里看來:“‘一帶一路’是一個很大的布局,當我們第一階段對外進行基礎建設,把前期基礎打好之后,中國就可以進入第二階段——技術產品輸出階段了,如汽車等產品將會緊隨其后對外出口,進一步擴大市場份額。”

t01ac6ec8ccc969496f.jpg

對于這種階段性的改變,乘聯會秘書長崔東樹向車人網記者表示:“對于中國的汽車工業來說,‘一帶一路’戰略所帶來的好處是在沿線各國間聯系緊密市場擴展后,我們能有更多的機會沿著這些線路他們建立良好關系,從而大大增加國內企業走出去,在外投資建廠機會,將對中外進一步深化合作起巨大的利好作用。

而事實也正是如此,記者梳理近兩年國內車企表現發現,這一切都正在朝著專家所言的方向發展。據了解,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落地,中國與沿線國家的合作日益活躍,僅2017年中國就有七家整車企業在海外投建新廠。數據顯示,2017年,吉利汽車投資在英國以及白俄羅斯共投資3.2億英鎊用來生產TX5增程電動車以及激勵SC7、吉利LC等產品;比亞迪則分別在法國、厄瓜多爾、匈牙利投資1000萬歐元、6000萬美元以及2000萬歐元用以生產大巴、純電動公交等產品;在墨西哥,江淮汽車更是投入了14.52億元建立了年產能4萬輛的工廠;沃爾沃、上汽集團、上汽通用五菱等三家乘用車在美國印度以及印尼等地分別投入大筆資金建立了相應的產品線。

t01b7381b7f30f49506.jpg

同年,吉利汽車還收購寶騰汽車(49.9%股份)并控股旗下跑車品牌路特斯(51%股份)。對于這起海外并購案,外界有媒體評價稱:“吉利并購馬來西亞寶騰路特斯是中國汽車走出去的成功案例,是中國國際化進程探索中一個良好模板,為中國‘一帶一路’提供了一個優秀的樣本。”

其中,在今年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福田汽車與印度正大集團當場談下戰略合作。據了解,雙方將以卡客車為核心,致力于以領先科技品質的產品打造泰國前三的商用車品牌,共同開拓福田商用車在泰國乃至東盟市場,助力高端物流市場的發展以及泰國商用車產品的升級。

不僅如此,福田汽車北京總部在4月28號還迎來了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據了解,伊姆蘭?汗此次到訪是認為福田汽車作為國內一流的商用車企業,將能為巴基斯坦提供干線物流一體化解決方案以及港口內用車解決方案來緩解瓜達爾港在港口內運輸和出口物流方面存在巨大的運力需求。此外,針對巴基斯坦5000套保障住房建設需求,伊姆蘭?汗也希望福田汽車提供高端的工程建設用車,幫助項目落地。

在世界范圍內塑造中國品牌

不難看出,在“一帶一路”戰略下,中國的汽車工業已經逐漸在世界上打開了局面,不僅真正實現“走出去”,而且還走的越來越遠。

顯然,一帶一路”倡議是我國汽車行業發展的一大契機。李萬里表示:“這是國家的大戰略,我個人覺得這是中國走出去的一個非常好的路徑,對我國現在的整體格局調整包括對外格局的調整都是很有幫助的。”

對于此前的中國車市來說,雖然已經跟多個國家和的地區的車企進行合作建立合資公司等,但更多的還是給人一種被動或者弱勢的感覺。但現在這種情況已經幾近消失,國內車企走出國門更多的是學習國外企業的技術管理體系,實現產品對外輸送等,中國品牌的力量正在發揮。

對于這種現象,崔東樹表示:“以東南亞車市為例,此前一直以日韓產品為主,‘一帶一路’建設將會是一個很有效的把中國產品通過投資帶到東南亞市場的機會。在此之外,通過建立良好的‘一帶一路’國家關系,就有可能使我們的企業進一步投資建廠,實現走出去這一政策。當國內產品進一步對外輸出后進入國際市場后,中國品牌的認可度以及輻射度將會進一步在增強,甚至替代日韓產品及歐美產品的機會也將會逐步出現。”

“一帶一路”碩果累累

自2013年9月和10月,中國國家主席習主席提出建設“新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戰略構想至今已經過去了6年的時間。在這六年里,“一帶一路”不僅將中國的產品帶了出去,更是為中國產品建起了一座與世界比拼的舞臺,中國制造的國際化地位正在上升。這六年,“一帶一路”已經結下了累累碩果。

據數據顯示,截止至2018年底,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269項成果已完成或轉為常態化工作,10項正在推進,落實率已達96.4%。在設施聯通方面,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了多領域的基建互聯互通合作。

截至2018年底,中歐班列已經聯通亞歐大陸16個國家的108個城市,累計開行1.3萬列;在貿易暢通方面,近兩年間,中國與沿線國家簽署100多項合作文件,實現了50多種農產品食品檢疫準入;在資金融通方面,絲路基金完成增資1000億元人民幣,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成員已達到93個,已經批準了15個國家的39個貸款或投資項目,總額達到79.4億美元。2013年至2018年,中國企業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直接投資超過900億美元,年均增長5.2%。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業務范圍已經覆蓋近40個沿線國家和地區。

在民心相通方面,中國已向南南合作援助基金增資10億美元,絲綢之路沿線民間組織合作網絡成員擴容至310家。2018年11月,中國科學院牽頭成立了首個綜合性國際科技組織——“一帶一路”國際科學組織聯盟(ANSO)。

天津11选5玩法规则